廣發視點

廣發視點丨《商標侵權判斷標準》出臺 新舊標準如何適用

發布日期:2020-08-18 瀏覽次數:482

  2020年6月15日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布《商標侵權判斷標準》(以下簡稱《判斷標準》),為商標執法部門一線執法人員提供更具體的操作規定指引。
  雖然《判斷標準》第二條規定,商標執法相關部門在處理、查處商標侵權案件時適用本標準,目前也無法預測法院在審理涉及商標侵權民事糾紛或商標執法行政訴訟案件過程中是否會參考《判斷標準》的規定,但筆者認為仍應當對新規予以充分重視,理清《判斷標準》、《商標審查及審理標準》(2016年12月修訂,以下簡稱《審查標準》)及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供讀者參考。

1 商標的使用

  判斷某種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首先需要判斷涉嫌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的使用。如果個人自行將奢侈品牌的吊牌或裝飾掛墜等含有商標的物品,裝飾在其他品牌的商品上進行使用,不具有商業性質的,顯然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


2020年《判斷標準》

2016年《審查標準》

第三條第2款 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容器、服務場所以及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以識別商品或者服務來源的行為。

5.3.1 商標的使用,是指商標的商業使用。包括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

第四條 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的具體表現形式包括但不限于:
(一)采取直接貼附、刻印、烙印或者編織等方式將商標附著在商品、商品包裝、容器、標簽等上,或者使用在商品附加標牌、產品說明書、介紹手冊、價目表等上;
(二)商標使用在與商品銷售有聯系的交易文書上,包括商品銷售合同、發票、票據、收據、商品進出口檢驗檢疫證明、報關單據等。
第六條 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的具體表現形式包括但不限于:
(一)商標使用在廣播、電視、電影、互聯網等媒體中,或者使用在公開發行的出版物上,或者使用在廣告牌、郵寄廣告或者其他廣告載體上;
(二)商標在展覽會、博覽會上使用,包括在展覽會、博覽會上提供的使用商標的印刷品、展臺照片、參展證明及其他資料;
(三)商標使用在網站、即時通訊工具、社交網絡平臺、應用程序等載體上;
(四)商標使用在二維碼等信息載體上;
(五)商標使用在店鋪招牌、店堂裝飾裝潢上。

5.3.2  商標使用在指定商品上的具體表現形式有:
(1)采取直接貼附、刻印、烙印或者編織等方式將商標附著在商品、商品包裝、容器、標簽等上,或者使用在商品附加標牌、產品說明書、介紹手冊、價目表等上;
(2)商標使用在與商品銷售有聯系的交易文書上,包括使用在商品銷售合同、發票、票據、收據、商品進出口檢驗檢疫證明、報關單據等上;
(3)商標使用在廣播、電視等媒體上,或者在公開發行的出版物中發布,以及以廣告牌、郵寄廣告或者其他廣告方式為商標或者使用商標的商品進行的廣告宣傳;
(4)商標在展覽會、博覽會上使用,包括在展覽會、博覽會上提供的使用該商標的印刷品以及其他資料;
(5)其他符合法律規定的商標使用形式。

第五條 商標用于服務場所以及服務交易文書上的具體表現形式包括但不限于:
(一)商標直接使用于服務場所,包括介紹手冊、工作人員服飾、招貼、菜單、價目表、名片、獎券、辦公文具、信箋以及其他提供服務所使用的相關物品上;
(二)商標使用于和服務有聯系的文件資料上,如發票、票據、收據、匯款單據、服務協議、維修維護證明等。

5.3.3  商標使用在指定服務上的具體表現形式有:
(1)商標直接使用于服務場所,包括使用于服務的介紹手冊、服務場所招牌、店堂裝飾、工作人員服飾、招貼、菜單、價目表、獎券、辦公文具、信箋以及其他與指定服務相關的用品上;
(2)商標使用于和服務有聯系的文件資料上,如發票、匯款單據、提供服務協議、維修維護證明等;(下略)

  《商標法》第四十八條對商標使用的定義與《審查標準》基本相同,對比可見,《判斷標準》對“商標使用”的定義在《商標法》及《審查標準》的基礎上,新增了互聯網媒體、二維碼等新型使用方式?!杜袛鄻藴省返谄邨l同時規定:判斷是否為商標的使用應當綜合考慮使用人的主觀意圖、使用方式、宣傳方式、行業慣例、消費者認知等因素。

2 同一種/類似商品和服務

  商品和服務(未免繁冗,下文若無特別說明,商品即包括服務)根據《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以下簡稱《區分表》)分為45類。根據《商標法》的規定,申請注冊的商標,凡同他人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已經注冊的或者初步審定的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標局駁回申請,不予公告。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因此,如何認定“同一種商品”及“類似商品”是判斷是否存在商標侵權行為的重要一環。


2020年《判斷標準》

2016年《審查標準》

第九條 同一種商品是指涉嫌侵權人實際生產銷售的商品名稱與他人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名稱相同的商品,或者二者商品名稱不同但在功能、用途、主要原料、生產部門、消費對象、銷售渠道等方面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相關公眾一般認為是同種商品。
同一種服務是指涉嫌侵權人實際提供的服務名稱與他人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名稱相同的服務,或者二者服務名稱不同但在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提供者、對象、場所等方面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相關公眾一般認為是同種服務。

同一種商品或者服務包括名稱相同和名稱不同但指同一事物或者內容的商品或者服務。

類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主要原料、生產部門、消費對象、銷售渠道等方面具有一定共同性的商品。

類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主要原料、生產部門、銷售渠道、銷售場所、消費群體等方面相同或者具有較大關聯性的商品。

類似服務是指在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提供者、對象、場所等方面具有一定共同性的服務。

類似服務是指在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具有較大關聯性的服務。

  從法院司法審判實踐角度來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關于類似商品的認定,在《審查標準》的基礎上同時參考公眾的一般認知標準,即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可以認定為類似商品,司法解釋同時規定《區分表》可以作為判斷類似商品的參考。
  綜上,對同一種商品的認定建議采《判斷標準》的規定,對類似商品的認定建議結合《判斷標準》、《審查標準》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對于《區分表》未涵蓋的商品,根據《判斷標準》第十二條的規定,應當基于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綜合判斷。

3 商標的近似

  商標近似審查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且從以往案例中可見,商標執法部門審查和法院司法審判實踐的認定標準有所不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法院對商標近似的認定,除對訴爭商標及引證商標標志整體的近似程度進行判斷之外,同時會考量引證商標的顯著性、知名度、商標使用情況等因素,判斷訴爭商標是否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商品來源與引證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對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近似進行整體認定。
  或許是為了盡量統一執法審查與司法認定的標準,《判斷標準》一方面繼承了《審查標準》,規定“涉嫌侵權的商標與他人注冊商標是否構成近似,參照現行《商標審查及審理標準》關于商標近似的規定進行判斷?!蓖瑫r規定在商標侵權判斷中,在同一種商品或者同一種服務上使用近似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或者類似服務上使用相同、近似商標的情形下,還應當對是否容易導致混淆進行判斷;并對“容易導致混淆”的情形及判斷標準進行了細化規定。


4 商標侵權行為
《判斷標準》對《商標法》第五十七條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情形進行了細化,具體如下:

《商標法》第五十七條

2020年《判斷標準》

(一) 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

第二十二條第1款 自行改變注冊商標或者將多件注冊商標組合使用,與他人在同一種商品或者服務上的注冊商標相同的
第二十三條第1款 在同一種商品或者服務上,將企業名稱中的字號突出使用,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的

(二) 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

第二十二條第2款 自行改變注冊商標或者將多件注冊商標組合使用,與他人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或者服務上的注冊商標近似、容易導致混淆的
第二十三條第2款 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或者服務上,將企業名稱中的字號突出使用,與他人注冊商標近似、容易導致混淆的
第二十四條第1款 不指定顏色的注冊商標,可以自由附著顏色,但以攀附為目的附著顏色,與他人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或者服務上的注冊商標近似、容易導致混淆的

(三) 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

第二十五條 在包工包料的加工承攬經營活動中,承攬人使用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
第二十六條 經營者在銷售商品時,附贈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

(四) 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的

-

(五) 未經商標注冊人同意,更換其注冊商標并將該更換商標的商品又投入市場的

-

(六) 故意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便利條件,幫助他人實施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

第三十條 市場主辦方、展會主辦方、柜臺出租人、電子商務平臺等經營者怠于履行管理職責,明知或者應知市場內經營者、參展方、柜臺承租人、平臺內電子商務經營者實施商標侵權行為而不予制止的;或者雖然不知情,但經商標執法相關部門通知或者商標權利人持生效的行政、司法文書告知后,仍未采取必要措施制止商標侵權行為的

(七) 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

第三十一條 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注冊為域名,并且通過該域名進行相關商品或者服務交易的電子商務,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


5 “合法取得”抗辯事由的判定
  《商標法》第六十條第二款規定,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停止銷售。實踐中該如何判定“不知道是侵權商品”及“說明提供者”,一直未有統一標準。
  《判斷標準》第二十七條以反向列舉的方式規定了五種不屬于“不知道是侵權商品”的情形,即:
  (一)進貨渠道不符合商業慣例,且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的;
  (二)拒不提供賬目、銷售記錄等會計憑證,或者會計憑證弄虛作假的;
  (三)案發后轉移、銷毀物證,或者提供虛假證明、虛假情況的;
  (四)類似違法情形受到處理后再犯的;
  (五)其他可以認定當事人明知或者應知的。
  關于“說明提供者”的判定標準,《判斷標準》第二十八條規定,是指涉嫌侵權人主動提供供貨商的名稱、經營地址、聯系方式等準確信息或者線索,對于因涉嫌侵權人提供虛假或者無法核實的信息導致不能找到提供者的,不視為“說明提供者”。
  《判斷標準》第二十九條同時規定,涉嫌侵權人對于“合法取得”的侵權商品應停止銷售,如果再次銷售的,應當依法查處。


  正如國家知識產權局官方解讀所述,《判斷標準》在《商標法》框架內,立足商標執法業務指導職能,對多年來商標行政保護的有益經驗與做法進行了系統梳理和提煉總結。本文篇幅所限,無法盡述。筆者后續將持續關注國家知識產權局官方的政策解讀、指導案例和行政答復,不定期進行推送和解讀。

返回頂部
免费看国产曰批